Updated : 7月 30, 2020 in 亚搏电竞app下载

只有转型才配活着 长城汽车的求生之路

  [ 行业]在长城汽车总部办公楼下,立着几块碑,碑文中记载的不是长城汽车最近几年达成的荣耀里程碑,而是这家企业成立以来的种种耻辱,比如进入轿车市场失败,比如某某车型设计失败等…

  前一段时间,每当看见这几块石碑,魏建军就不自觉地陷入深深地迷茫与担忧中。他担忧这几块碑不得不再次被更新,他担忧长城汽车可能淹没在中国汽车产业大变革的洪流中。按照魏建军自己所说,曾经创造过无数辉煌的长城汽车如今已经“命悬一线”,到了不得不变革的时刻。

  让外界没想到的是,这家企业的变革来的是如此迅速。7月16日,在魏建军公布自己“焦虑”后的第四天,长城汽车官微发布了《致长城汽车伙伴们的一封信:长城汽车如何挺过明年》,宣布将进行一系列组织架构调整;7月20日,长城汽车“柠檬”“坦克”和“咖啡智能”在保定正式发布,短短几天,这家企业就完成了从自我怀疑到自我革新的过程,只是不知这足以打消魏建军的担忧么?

而立之年的隐忧

  连续4年产销量突破100万辆,旗下产品哈弗H6(参数|询价)累计85个月夺得中国市场SUV销量冠军……长城汽车取得的成绩,是大部分企业都无法望其项背的。但这家企业就真的高枕无忧么?

  显然不是。虽然在疫情过后,长城汽车最近几个月销量回暖势头明显,但若从累计销量来看, 2020年上半年这家企业销量为395097辆,同比下降19.95%,仅完成2020年“原始”销量目标(111万辆)的35.6%,完成下调后销量目标(102万辆)的38.7%,整个销售团队今年下半年势必还会迎来一轮“血战”。

2020年上半年长城汽车旗下部分车型销量车型1-6月销量(辆)同比变化哈弗H6121771-33.3%哈弗M66087245.5%哈弗F746805-34.1%WEY VV612787-54.7%数据来源:乘联会;制表:行业组

  在品牌高端化层面,虽然长城汽车早在2016年底就推出了以魏建军姓氏命名的高端品牌WEY,但随着WEY品牌车型越来越多,其销量却开始下滑。根据乘联会公布的数据,2019年WEY品牌累计销量为10.1万辆,同比下滑63.7%;2020年上半年该品牌累计销量为2.7万辆,同比下滑43.2%。

  在哈弗品牌中,尽管明星车型哈弗H6累计85个月夺得中国市场SUV销量冠军,可除这款车外,哈弗品牌旗下仅有哈弗M6月销量能稳定在1万辆以上。虽然不缺“明星”,但哈弗品牌现在似乎欠缺一些“造星”的能力,若在没有其他车型出来分担哈弗H6身上的销量压力,假设有一天这款车在消费者心中失宠了,长城汽车将面临毁灭性打击。

『哈弗H6』

  同时,在被誉为未来的新能源汽车领域,长城汽车目前的成绩也不太好,据乘联会公布的数据统计,该企业在上半年仅售出新能源汽车9436辆,同比下滑65.9%,在市场中已经跌出了前十名。

  在国际化层面,近期长城汽车也颇有些受挫。2019年底,长城汽车收购了通用汽车位于印度的工厂,准备以此为契机进入印度市场。但由于一些众所周知的原因,印度方面冻结了包括长城汽车在内的多个来自于中国的投资,长城汽车斥资35亿元布局的印度市场,如今也被蒙上了一层阴影。

  过去三十年取得的成绩的确耀眼,但红利期褪去后,长城汽车面临的隐忧也着实不少。上述几个层面的业务,哪个处理的不好,都有可能被刻在 “前车之鉴碑”上,怪不得就连魏建军也开始质问自己——长城汽车还挺得过明年吗?为了把隐忧消灭在萌芽阶段,为了让过去的荣耀长久的延续下去,长城汽车终于开始变革了。

从制度上消灭舒适圈

  7月16次,随着《致长城汽车伙伴们的一封信:长城汽车如何挺过明年》的发布,长城汽车的制度变革正式开始。而这场变革就如同锥子一样,扎痛扎醒了长城汽车内部每一个希望躺在功劳簿上享受当下的人。

  前文中我们提到过长城汽车总部中立有几块碑,上面刻着长城汽车此前的几个失败的项目,比如2002年盲目进入客车市场失败;2007年精灵车型失败;2009年酷熊车型造型过于个性,市场销量不理想等……纵览这几个值得被铭记的“前车之鉴”,都是商品企划、研发部门过于主观,忽略了市场。想避免这块碑更新,就得从市场洞察方面入手。

『被刻入“前车之鉴碑”的失败车型——酷熊』

  于是长城汽车宣布将品牌、商品企划、研发部门打通,未来在产品的打造要从根本上基于市场,基于消费者喜好而来,在商品企划阶段中,营销、品牌部门就要参与其中,为其提供市场最真实的声音。

  此外,该企业准备效仿丰田此前的“CE制度”,建立一支类似的团队——作战单元。通过流程及数字化变革的推进,作战单元将直接与用户接触,从而了解用户最真实的需求。在需求内部反馈阶段中,作战单元的权限非常大,可以与长城汽车高层直接汇报,而公司内部专业部门、职能部门将全力为其提供资源支持。上述流程按照魏建军的话讲就是“让听得到炮火的人去做决策”。

  在制度上作出修改后,长城汽车将在不久的将来设立产品经理中心以及用户评价中心,同时还会配备用户体验官职位。产品经理中心负责整车在智能化方面的设计和研发,而后者将以用户的视角不断给前者“找茬”,最终磨合出消费者真正需求的好产品。

  在人才方面,长城汽车也将开启新一轮的“招兵买马”。此前,魏建军最得意的事情莫过于长城汽车旗下完备的产业链,他曾表示现在想造一辆车完全不需要出保定,就连生产零部件的机床长城汽车都能自己搞定。但在用人上,长城汽车却准备进一步迈出保定,就像魏建军说的“哪里有人才,我们就会将组织建设到哪里”。

  目前,长城汽车已经启动了科技人才万人计划,将大力吸引各领域优秀人才,而为了让这些人才心甘情愿的加入长城、留在长城,这家企业将制定全新的文化理念体系,从企业文化上彻底消除资历、打破级别,而那些那些空有资历,却不愿变革,不愿创新,不敢试错的人,将被排除出长城汽车的干部序列。

  如此看来,昔日徐留平为振兴红旗而进行的“全体起立”干部政策,有望在长城汽车中得以重现。据悉,长城汽车全新文化理念体系将于8月份正式公布,此后这家企业或将进行一系列人事调整。

向科技出行公司转型

  技术和研发实力是一家企业立足的根本所在,但仅凭这也不足以让一家企业在未来竞争中立于不败之地,毕竟在汽车行业的长河中,我们已见证了太多重视技术研发的企业走向破产了。想通过技术取胜,唯有将其提升到品牌层面进行经营和投入,显然长城汽车也看到了这一点。

  7月20日,长城汽车在保定发布了旗下三大技术品牌,分别是“柠檬”“坦克”和“咖啡智能”,前两者是全球化车型平台,后者则是涵盖智能座舱、智能驾驶和智能电子电气架构的整车智能化品牌。从名字也能看出来,自哈弗大狗,欧拉白猫之后,长城汽车在取名上越来越放飞自我了。

  据悉,为了打造“柠檬”“坦克”这两大平台,长城汽车总共耗资超过200亿。这两大平台均采用模块化设计,延展性高,各有其侧重点。但相同的是,他们都是为全球用户需求为核心而打造的,这个以“全球用户的需求为核心”并非一个普通的宣传,而是实打实的从全球化角度出发的。据悉,两大平台经历了76种全球道路和极限环境测试,比如俄罗斯的冻土路况,智利多山路况,甚至是印度 “开挂式超载”的场景都考虑进去了。

  其中,“柠檬”平台定位为全球化高智能模块化技术平台,该命名吸取了柠檬普适性,多品种,受全球欢迎的特点。该平台延展性极强,轴距适用范围在2650mm-3005mm之间,产品可覆盖SUV、轿车、MPV三大细分市场,车型级别可支撑小型车、紧凑型车、中型车、中大型车和大型车,可适配燃油、多种混合动力、纯电动以及氢燃料电池四种动力方案。

  即将于8月份正式上市的第三代哈弗H6就是柠檬平台的首款量产车型。2021年,长城汽车旗下第一代氢燃料电池车型将诞生于该平台,2023年,长城汽车第二代基于该平台研发的氢燃料电池车也将问世,届时该车型续航里程将超过1100km,0-100km/h加速时间将达到4.56秒。

  而坦克平台则定位于全球智能专业越野平台,轴距适用范围在2750mm-3750mm之间,旗下车型涵盖SUV、MPV和皮卡三大细分市场,车型级别可支撑中型车、中大型车和大型车。平台旗下车型基础涉水深度达965mm,爬坡度100%,最小离地间隙为224mm。

  比起上述两大车型平台的务实,咖啡智能这个整车智能化品牌的使命似乎更“偏未来”一些,该平台面向于未来出行,是推动长城汽车从传统汽车主机厂向全球化出行科技公司转型的重要驱动力。之所以命名为咖啡,长城汽车解释称是为了强调该品牌的个性化与定制化,因为“世界上没有两杯完全一样的咖啡”。

  提到咖啡,尤其是对于中国消费者来说,星巴克可能是一个绕不过的品牌。1971年,星巴克用咖啡定义了“第三空间”,让咖啡店成为了工作,家庭之外的第三个场所。而以“咖啡”命名整车智能品牌的长城汽车显然也有此野心,未来咖啡智能也将通过丰富的功能和使用场景,成为人们在工作、家庭之外的第三个场所。据悉,WEY品牌旗下新车型将成为首款搭载咖啡智能的量产车型,该车将于2020年底与消费者见面。

  咖啡智能搭载了长城汽车第3.5及4.0代电子电器架构,支持千兆以太网、5G、V2X等。在自动驾驶领域,咖啡智能系统不论是硬件、中间件和底层软件均可扩展。目前,该系统自动驾驶水平最高可达L3级别,可实现部分路况点到点的全自动驾驶,自主判断前后方危险车况从而自动换道等功能,等未来技术和相关法律法规成熟后,该系统可通过OTA形式升级至L4或更高级别自动驾驶。

  编辑总结:一周时间对于普通人来说,只意味着5个工作日和一个完整的周末,可对于长城汽车来说,一周时间意味着7月13日发布“长城汽车能撑过明年吗”的自我质疑,7月16日宣布组织架构调,7月20日发布技术品牌,完成从自我质疑、自我否定到自我革新的过程。

  不知道在一系列大动作后,魏建军的危机感是否有所缓解?立在长城汽车总部楼下的“前车之鉴”石碑是否可以安心落灰了?(文/ 陈灿)

查看同类文章:整车产业报道
更多精彩内容:小型/紧凑型车价格口碑评车

行业频道-大数据 全领域 新视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